智庫中國 > 

給中印關系加點人文醬料

來源:人大重陽網 | 作者:張洋 | 時間:2020-01-08 | 責編:申罡

印度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與中國有著深厚的文化交流史。以佛教為代表的哲學思想已經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而印度教也在中國(福建泉州等地)留下了交流的痕跡。


鄭和七次下西洋曾六次到訪印度。中國的茶通過英國人傳到印度,印地語Chai與中文“茶”的發音很相似。另外,季羨林先生在《糖史》一書中指出中印古時還有著制糖術的交流,“中國的”在印地語中被稱為Chini,就與印地語中的“糖”發音一樣。


印度是南亞文明的重要發源地。發源于印度的印度教或佛教,如今還是尼泊爾、斯里蘭卡和不丹的主要信仰。因印度文明的地位及影響力,與印度的人文交流一定程度上也能帶動和促進中國與其他南亞國家的人文交流。


01  新德里的中印人文交流觀


印度的外交官等精英中間,不乏如下的觀點:中國古時受印度影響很大,中國從印度學到了很多,而中國卻沒怎么影響到印度。也就是說,其傾向于認為中印人文交流是單向交流。這不僅表現出了印度的文明強勢心理,同時也體現了中國文化不像其他文化那樣傳教式廣泛傳播的特點。


印度文明頗具包容性,在其發展進程中吸收了很多外來文化,而有將之“據為己有”的情況。很多印度人認為,凡是世界上存在的古文化,在印度發達的古文明中早已存在。這就造成了不同思想在印度文化背景下的融合,如印度教有一種思想認為,佛教的創始人佛陀是印度教一大主神毗濕奴的化身。


除此之外,有中外學者指出,很多中國的文學人物形象就來自印度,如孫悟空源自印度神猴哈奴曼,哪吒源自克里希那。且印度有著“強文明體,弱組織體”的思想特點,因此就形成了一種人文交流中的強勢心理。


不過,也有印度的歷史學家,如沈丹森教授,曾指出中國在與印度人文交流的歷史中痕跡少,并不代表沒有,這需要深入的研究。鑒于此,就需要大量中印學者對話交流,共同發布相關的研究,且利用媒體、智庫將具體的成果廣泛地展示給兩國人民。


另一方面,甘地、泰戈爾、阿瑪蒂亞?森等印度的政治家、文學家、資深學者,都有一定的中國情結,或者說曾受益于中華文明,而且對文明古國鄰居有敬仰之情。中國的外交官,尤其是有文化背景的外交官,深諳其中的道理,如前駐印度大使、現外交部副部長羅照輝先生及其夫人江亦麗博士,就很重視與印度學者(尤其是研究中國、中印文化交流的學者)的對話。


認為中印有很多相似之處、提倡中印同屬東方文明的,也大有人在。如有學者認為,印度經典《奧義書》與中國經典《道德經》有相似的思想。同時,尚會鵬教授在《心理文化學要義》一書中,將中印文明中的個體歸為不同于西方“個人”的“間人”,認為中印社會個體多不是“強調獨立和自由”,而是強調“集團內的人與人之間的聯系或相互依賴”。


另外,還有印度的政客提出Chindia的概念,有學者將之翻譯為“中印大同”,呼吁中印文明組成聯合體。這也是呼吁這個世紀是亞洲世紀、中印在其中起引領作用的觀點。


這部分聲音,有著感性的因素,在一定范圍內,尤其是在對中印人文交流有強烈關懷的人群中產生了共鳴,可以作為一種平衡非理性聲音——即將中印關系完全置于或優先排序為沖突關系——的利好因素。當然,還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將理性和感性調和到恰到好處,將中印關系推動到良性循環的軌道上。


02  交流有基礎但不充分


截至一年前的2018年12月,中國和9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印度是其中之一。


現今,中印人文交流的歷史積淀依然是中印交流中的主要內容,尤以佛教最為突出。2019年10月中印領導人非正式會晤地點,選在了唐朝高僧玄奘曾游覽過的地方。


有過交流歷史淵源的人物,也常常出現在兩國對話內容中。常被提及的還有鄭和、法顯、義凈等等。曾經在兩國建立起聯系的人物,如柯棣華、泰戈爾、譚云山等,依然發揮著中印人文交流紐帶的作用。


印度總理莫迪和習近平主席2019年10月11日參觀了海岸神廟、五戰車神廟、阿周那石雕等有關印度教文明的歷史遺跡。遺跡內容與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有關,其中五戰車神廟在1984年入選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


與印度的人文交流離不開宗教的內容,兩國自古就有著佛教、印度教方面的人文交流,并留有很多歷史遺跡和文本記載。而進入新世紀后,世俗內容為主的印度電影在中國熱播,并大受好評,如《神秘巨星》《摔跤吧!爸爸》《三傻大鬧寶萊塢》等等;中國的電影作品《大唐玄奘》《我不是藥神》《大鬧天竺》等,也在傳播著中印人文交流的強大訊息。


流行文化不僅影響快速,而且深入人心。印度20世紀的《大篷車》及其主題曲至今還被人樂道,而中國電影的明星尤其是李小龍、成龍、李連杰,也在印度大受歡迎。


中印兩國領導人2019年10月會晤期間稱,2020年兩國將舉辦“中印人文交流年”,并將舉行70場活動慶祝兩國建交70周年。兩國的人文交流,對中印關系是重要的調味品,是比經貿關系更深的情感紐帶。


03  加點“人文醬料”


印度是多民族多信仰國家,錫克教、耆那教等思想哲學也誕生于此。這些可以作為深入了解印度的窗口。同時,中國南方文化、北方文化、東部文化、西部文化均有差異,可以促進兩國地方間的交流。如中印之間現已結成很多對友好城市,從地方層面進行有特色的交流。


中印兩國的流行文化中都有很多優秀作品,可以互相引進。如《都挺好》等中國影視劇,可翻譯成印地語、英語等大多數印度人熟悉的語言。印度的《Breath》《Inside Edge》等高水平的影視作品,也可引進到中國。此外,四書五經已在中印交流史上第一次被翻譯為印地語。如根據《論語》《薄伽梵歌》等創作影視、音樂作品,也能創建文明對話的流行文化。


民間的交流力量雖然與官方交流相比較為弱勢,但是生命力強、交流內容也非常鮮活。近年來,不少中印交流的民間組織成立,如西天中土、并置JUXTAPOSE當代中印比較國際論壇(由中、印、美、英的學者和青年領銜創立)、“青糖豆”等。發揮這些民間團體的積極能動性,并輔之以政府強有力的財力物力支持,也能別開生面。


而對于中印交流前沿的文藝界人物,如中央音樂學院的劉月寧教授(推動中印揚琴等傳統音樂的對話)、舞蹈家金珊珊(推動印度傳統舞蹈的傳播),可以鼓勵他們進行共同創作。


另外,應鼓勵中國學子去印度留學,并提供相應的獎學金。目前去印度的人員相對于去其他大國來說非常之少;中國政府提供留學獎學金的30多個對象國中,也鮮有資助去印度學習的項目(語言、區域國別研究除外)。


印度留學條件較為艱苦,需要克服炎熱天氣、重口味飲食、基礎服務設施欠發達等問題。中國應該為對印度感興趣的中國學子,提供政府或民間的獎學金項目。同樣,印度的政府、大企業也可設立相應的赴華留學獎學金。


赴印簽證簽發難,是中國學者訪印的重要障礙。在簽證便利化方面,印方已表現出了積極態度,先后為中國游客提供了電子簽及5年內多次往返的簽證。兩國應完善審查機制、共同提高審查效率,通過促進學者、教師等人員往來,給中印關系加足人文醬料。



發表評論

金7乐彩票今日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杀号定胆 微信股票加群 福彩中天图库好运彩 吉林快三最新版本 精准平码四连肖606560 微信群股票二维码 1900奖金时时彩平台 浙江6 1走势图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百度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图 福彩15选5专家预测 基金如何配置最合理 北京快乐8是正规的吗 甘肃11选5任遗漏数据 十一选五前三组万能码 内蒙古11选五遗漏查询